第521章 又是友军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张武长是天才么?

    可能是的。

    他的智力非常高,思维有种天马行空的灵动,最初的几篇论文在当年是极有水平的。

    但是张武长的情商和性格都有大问题。

    热衷于上媒体、开讲座、蹭热点。

    言必自吹,而且还是那种特别接地气的自吹——就是几个大老爷们在酒桌上“我哥们咋咋咋”、“我认识谁谁谁”的那种咋咋呼呼。

    汪言特意翻出此老近期的几次讲演,上个月中山大一次,本月初厦大一次,年前有个什么研讨会……

    看得脑瓜子嗡嗡的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放弃了在美国的职位,回到中国。我是无所谓的,我不是改革者,我也从来不参加任何政治活动。但是我关心国家,这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外甥是要拿诺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现在也是个‘师级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算是‘师级’的人物,给他200万美金也是很合理的,因为那种学问是很难培养出一个来的。像我儿子研究的东西,他从四岁念书念到四十几岁,他的学问若没有几十年的工夫就无法成就。外国有的就是这种人才!”

    通篇是个人体感,乍一听特别生动易懂又很有道理,任何一个文化不高的人都能听懂。

    但是实际价值在哪里呢?

    此老从来没有进去过核心智库,证明领导层不傻。

    但是华夏人口基数大,只要敢忽悠,就一定会有人买账,于是张老的书卖得很不错,一堂讲座大几十万起,再加上基金会赞助,小钱钱恰得十分嗨皮。

    所以,很好理解他为什么要凑这个热闹,来批评汪言。

    《从汪少事件想到的二三点》

    有正式标题,长文带图,转发艾特程序一样不少,搞得特别有仪式感。

    内容嘛……自然又是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和汪言有关系的主要是那么几段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直都强调,不要为成绩、不要为高考而念书,这一点很重要。

    你们看,小汪的成绩就很烂,只考上一所排名靠后的二本,但是这影响人家成功吗?

    我讲的成功不是赚了多少钱,而是小汪在采访中表现出来的那种思维方式和无畏的精神。

    我的一些朋友和学生批评小汪是无知则无畏,可能确实是有一点,但我反而特别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年轻人,就是应该敢于质疑权威,对不对的先放到一边,可以慢慢学嘛。

    ……回到事情的原点呢,经济学肯定不是什么空想神学。

    我搞的是新制度经济学,严格来讲和新古典区别很大,在这里我不细展开了,希望小汪有时间去读读我的书……

    ……现在有些学着对于小汪的批评是有些过分了,小孩子嘛,你就是要给他胡说的权利!

    不这样他怎么能进步?

    当然,减税政策这里不能胡来,在没有搞懂制度之前,年轻人的建议只能是妄言。

    ……目前比较重要的事情是废除《新劳动合同法》、《反垄断法》,而且还要保持当前的县域制度,对贪腐进行一定程度的容忍。

    ……你不能在一个制度里去掉一部分,你要考虑整体,你说不准送礼,但你要想另外的方法。

    ……你花十几万亿,你拿10%的佣金,不是太离谱吧?

    因为你的钱太多了,你抓了他,是不是冤枉呢?

    现在很多城市都放缓了建设,因为那些人做事情没有了当年的热情。

    有些地区去吃饭,那些应该是制度的一部分,拿红包、吃饭、送礼应该是属于制度的一部分,你不喜欢这些制度,就去改,但是不能说是贪污。

    基础建设一下花几十万亿,拿一点回扣,这些算不算贪污呢?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