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9章 报应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479

    叶恺心里的确是这样想的,在叶恺心里,这件事就是他的责任,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收了杜鹃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为父的确是做错了事情,事到如今,为父也不想多说什么了,这件事到此为止吧,为父不过是纳了一个妾室罢了。”叶恺很显然不想再提。

    “女儿不过不忍心看着父亲的英明毁于一旦罢了,父亲若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,尽管审一审您身边的小厮就是了。”叶浅懿提议道。

    叶恺是何等精明之人,听到叶浅懿说这话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身边竟然出了吃里扒外的人了。

    叶恺一心只想着,他酒醉,加上陈氏让杜鹃来给他送了燕窝,这都不是杜鹃自己找来的,所以自当是他强迫了杜鹃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会有这个决定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竟然不是这么回事儿了?

    既然叶浅懿说出了这话,他自然一下子就能想到,到底是谁吃里扒外了。

    肯定就是当晚上夜的小厮来顺了。

    叶恺当着叶浅懿,也没掩饰,直接把来顺给找了来。

    来顺刚才去见了杜鹃。

    杜鹃也没想到叶恺会对她如此不客气,直接就让她走人了。

    不都说老夫少妻好相处吗?

    她即便是撒娇耍痴些,也不至于如此吧。

    可这杜鹃就没想过,她在叶恺心里,当真是什么都不算的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丫鬟罢了。

    来顺告诉了杜鹃叶恺的话,杜鹃也是委屈的不得了,只是求着来顺帮帮她。

    可来顺哪里还敢啊?

    来顺一开始帮着杜鹃,到底也是觉得杜鹃若是真的做了叶恺的姨娘,他也能跟着沾光不是。

    来顺虽然叶恺身边的人,可到底并不是被器重的。

    自然也想寻个靠山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在府里没有靠山的人,是后来被卖进侯府的,若不是会来事儿,会钻营,断然也得不到这么好的活计。

    这人也都是想要往上爬的。

    这杜鹃有相貌,又对他抛出了橄榄枝,所以来顺就与她合谋了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这杜鹃这么不中用,他才不会趟这趟浑水呢。

    来顺也是死活不肯了,只是让杜鹃快些走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打发了杜鹃,没想到侯爷又找他过去。

    侯爷这脸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来顺算是会来事的。

    见到侯爷心情不好,他也不多说一句,就是低眉顺眼的站着。

    这来顺看起来十分老实,而且也会来事,所以叶恺才挑了他到身边来伺候的,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不安分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是如何吃里扒外的?”叶恺直接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奴才,叶恺真的懒得多看一眼,若不是要问清楚,他怕是直接要把人给撵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。”来顺到底年纪也不大,被叶恺如此逼问,早就六神无主,直接跪倒在地,连身子都深深的伏在地上,不敢抬头看叶恺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挑战本候额耐心,本候问你,你就如实回答。”叶恺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来顺知道完了,自己肯定是暴露了。

    这本来也不是什么查不到的隐秘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是侯爷没想着查罢了。

    既然侯爷想到了,只要一问,就可以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他此刻也真是后悔莫及,早知道,就不该趟这趟浑水了。

    来顺真是懊悔的不得了啊。

    “奴才该死,奴才是猪油蒙了心,才会做错了事情,请侯爷饶了奴才吧。”来顺赶忙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一个字也不许隐瞒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来顺哪里还敢隐瞒,自然是一五一十的全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来顺知道的也不多,做的也不多,就是把叶恺那日醉酒的事情告诉了杜鹃,而其余的全都是杜鹃自己算计来的了。

    这很容易,陈氏知道叶恺在书房里歇下了,因为之前叶恺说好是到陈氏这里休息的,没去,自然是要知会一声的。

    陈氏早就炖好了燕窝,本就是给叶恺服用的。

    叶恺没来,杜鹃只不过是推波助澜了几句,陈氏就让杜鹃把燕窝给送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杜鹃去的是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叶恺的人并没有告诉陈氏醉酒了,陈氏也不知道,只是觉得天色晚了,她若是亲自去了,少不得惊动不少人,所以才让杜鹃去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杜鹃的阴谋,说到底,也不是多复杂的阴谋,利用的,也不过都是人心罢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得逞了。

    来顺只说了自己知道的。

    叶恺就全都串联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赶出侯府。”叶恺吩咐道。

    叶恺也不是草菅人命的人,况且来顺也不是贴身伺候他的,这样的奴仆赶出去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造化如何,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叶恺到底也没把事情做得太绝了。

    来顺没想到侯爷会给他一条活路,就他这样的奴才,做了吃里扒外的事情,被打死都是轻的,可侯爷却饶了他一命,只是把他赶出去,说到底,也算是念旧情的了。

    来顺心中十分感激,到底也没敢求饶,给叶恺磕了几个头,就走了。

    叶恺心中怒火翻涌,这个贱人,竟然算计到他头上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叶恺也是太自信了,觉得杜鹃不敢算计他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侯府里,算计过他的丫鬟也不少,最后什么下场大家也都知道。

    近几年里,已经根本没有丫鬟敢爬床勾引了。

    而杜鹃又是陈氏的人,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丫头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