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授首!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在将霍荥的事情处理好之后,江继回到了县寺。

    此时楚军大胜,这些人都在这里庆功,再加上为大皇子接风洗尘,自然就免不了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县寺之中负责护卫的士卒警惕性还有防备心肯定很低,如此一来,却是江继最好的动手时机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的进入县寺,江继在这里待了几天,早就混了个脸熟,也没人会注意他这么一个小人物,很是轻松的就摸到了设宴的大堂。

    此时大皇子端坐首位,一边看着歌舞,一边享受着手下的人拍马屁,看那神态便是知道他已经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“这最后一顿饭你可是吃得挺开心的,也算对得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江继跟随着送酒菜的下人,一起进入大堂内。

    “王上一来,贼军便溃败而逃,可见王上之威仪,吓得那些小蟊贼到处乱窜,朝堂上衮衮诸公竟然因为这些乌合之众伤透了脑筋,实在是丢人,只需要王上去巡视一番,那些乱贼必定不战而降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人说的话有些离谱,明显是为了拍马屁,但是其他人像是失了智一样,跟着一起附和。

    “陈将军说的没错,巫神教这种邪教,遇上真命天子,岂能不畏服?”

    “是极是极,若是王上现在登临大宝,必定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天子是怎么想的,病入膏肓还霸占着皇位,传给王上不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上天也看不过去,才会引发这么一场大乱,就等着王上拨乱反正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众位爱卿切记不可乱说,父皇千秋鼎盛,恋栈皇位也很正常,谁不想坐上那代表着最高权利的位置呢?”

    大皇子看似是在劝诫其他人,可实际上却与其他人一般无二,显然是将皇位,当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以看得出,这已经不是这伙人第一次这么说了,就算其他没说话的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王上不必着急,现在帝国局势危急,我想用不了多久,天子肯定会想到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以王上现在立下的功劳,完全可以成为一州之主,到时候接着这场动乱,接管帝国的一切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承诸位吉言了,来,满饮此爵!”

    就在大皇子喝酒的时候,江继动了,只见他随手一点,一道漆黑的剑气飚射而出,一颗大好的人头便飞上了天空,鲜血喷涌而出,与刚刚喝下的酒混合在一起,形成了一道壮观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大胆贼子,焉敢做出这样的事情!”

    陈蛰目眦欲裂,他实在是没想到,只是喝杯酒的功夫,大皇子就已经挂了。

    挂的这么突然,这么让他惊惧。

    没了大皇子,陈氏这个皇亲国戚的依仗也就没了,以后必定会被新皇打压,接着大皇子登基的威势,做大做强的计划也是瞬间破裂。

    由此一来,他怎么可能不恨。

    只是江继咧嘴一笑,漆黑如墨,宛若死意凝结成实质的剑气再次点出。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