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少女璇玑(求订阅求月票)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距离浮生灵山约莫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茂密苍郁的树林间,一个光华流转,诸般玄妙璀璨的“圣”字,莹莹沉浮不已。

    “圣”字内依稀有个钟灵毓秀的儒雅身影,如圣如仙,正是嫡圣萧遥铘。

    在“圣”字旁侧,还侍立着两位美若天仙的侍婢,皆是红裙舞带,气质容光艳射。

    但即使是这般成熟美艳的侍婢,也难以遮掩另一位少女的灵秀恬美。

    站在“圣”字与侍婢旁边的,正是那位被称为璇玑仙子的嫦门少女。虽仅十三岁年华,但容颜秀丽无俦,乃是天生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“圣”字内的嫡圣萧遥铘,隐约目光宛若穿过千里遮幕,遥遥凝视着那座犹如洪荒巨峰,接天插地般存在的五色五土灵山。

    左侧的侍婢,沉默之后,踌躇着低语询问:

    “主人,是否要奴婢前去刺探一番?若有良机,奴婢愿以性命接引主人降临。”

    攻打一个大圆满神将的自创灵山,这些人并无任何经验。所以只能依靠往常的判断,先行刺探。

    虽说嫡圣萧遥铘已是陆地神仙境界,覆灭区区一座灵山,几乎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但毕竟是嫡圣,尊贵之躯,岂能庸俗不堪的闯入别家灵山?所以这个侍婢自告奋勇,想用自己性命垫底,以堂皇的方式,接引嫡圣降临灵山,有了出手的理由。

    当初嫡圣针对贞胧山,争夺龙骸的时侯,就是先用六神将前驱打底,后有侍婢再次现身,然后有了理由,再才被侍婢接引,堂皇降临而至。

    这名侍婢说完之后,静立等待旨意。

    “圣”字内的嫡圣萧遥铘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旁边的璇玑仙子,却是悠然一笑,低语道:

    “他是世间唯一的自创灵山,众所皆知是道门弟子,也与瀛靈福地的雍昼交好。你们儒家稷宫,攻打道门的浮生灵山,若无适当的理由,恐怕后果不是那般好收场。”

    两名侍婢当然是知道这个道理,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,觉得璇玑仙子多管闲事,惹了自家主人不高兴。

    其实抛开萧遥铘与陈浮生的恩怨不说,世间若有陆地神仙想要出手,攻打别家别派的圆满灵山,确实在道义上站不住脚,遭人诟病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若是圆满灵山有罪,皆是自家的福地,或本派的大能高手出面惩罚。无论毁山还是杀人,皆是自家的事。

    但要是别家别派的大能高手,前来打杀,那就是另当别论。无论有没有罪,十大派尽皆要护短,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历历代代以来,修行十大派的潜规则。

    虽说陈浮生与道门的关系,扑朔迷离。但他名义上是道门弟子,又有着世间独一份的自创灵山。如此名望,如此羁绊牵扯,道门就算不喜欢陈浮生,也不能眼看着陈浮生去死。

    当然,此刻的萧遥铘和璇玑仙子,却是知道,各家福地圣王圣主,已经不可能再现世出面。

    要是萧遥铘执意击杀陈浮生,恐怕道门也只能眼瞪瞪看着,最多骂几句。

    毕竟要护短,就要与萧遥铘打一场。

    如若圣王圣主不出,当今之世,无任何一人,敢说能跟嫡圣萧遥铘叫阵。

    稷宫半步圣王,嫡圣之躯,世间无人可比!

    “灭他的灵山无用,我要灭的,乃是他本人。”萧遥铘淡然的声音,缓缓传出。

    璇玑仙子微笑道:“确实。自创灵山者,身与气运合,非比寻常的圆满灵山。即便毁山,亦能重建,最多损耗灵物而已,难以伤及根本。”

    萧遥铘此次驾临浮生灵山,就是等待了许久之后,确定陈浮生的灵山稳固,人皇血不会有意外,再才前来灭绝后患。

    不杀此子,嫡圣道心有缺!

    但是萧遥铘也万万没想到,这小子居然成就了自创灵山,还是坐不住。竟离山而去,不知踪影。

    即使萧遥铘出手,灭了浮生灵山,但没杀到本人,也算失败。况且,还要背一个以大欺小的骂名,对嫡圣声誉有损。

    所以萧遥铘沉吟难决,暂时驻足观望。

    片刻后,萧遥铘又问身旁侍婢:

    “蛊门桑酋螺,传来讯息与否?”

    侍婢恭敬答道:

    “奴婢确实接到传讯,桑圣子只是说,北方并无陈浮生的下落。如若陈浮生去往极北之地,已非蛊门权掌范围,所以无能为力,不知其动向。”

    萧遥铘继续沉默不语,原本想要桑酋螺出手,探知陈浮生下落之后,既可毁灵山,又可转瞬前去杀人。

    但这一场预谋又再落空,陈浮生居然远遁极北之地,了无音讯。

    “若我猜得无错,此人定是去寻找‘天缺’?或是‘北冥’?他自身修行之道,难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