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焚灭一身繁芜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五灵阵成一刻,竟如火烧浇油,虽令谢云书多了一份自保之力,却也使得天火威胁更甚。不过此刻的天火,在烧毁望海潮后,又变得沉静下来,并未给人极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但谢云书却清楚,事关元神的重点,仅在于那一块,已然结合了剑瘟之气、轩辕龙臂、五色晶元、玄华娘娘圣血、魔剑、神剑六种要素的旷世铸铁。

    而有炼妖壶在,已经免除了他许多去芜存菁的繁杂工作。

    所谓阴阳之道,郢雪之中,望舒羲和本源已足以平衡。剑瘟所炼化的蕴剑寒气,以及天火本身的烈性,亦足以平均寒炎之势。只是此时,它们倒是不必作为炎寒铸材为用,更多的用以平衡阴阳神魔之氛。

    是神,非仙,只因谢云书这一剑铸成,注定将告别仙身,不足以仙形容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玄华娘娘的圣血性质特殊,其中无边清圣之力,并不会去完全清除邪气,而是温和地洗去剑瘟的邪意,使得这一块神铁中不同特性的铸材,彼此得以共存。而轩辕龙臂,则因为其兼具正邪,无有定格,方可居中作为缓冲,大幅度避免双极冲突,得以调和圣魔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五色晶元、魔剑、撼宇神剑,则成了真正铸造这一口剑的底料。有邪剑仙取魔剑、镇妖剑灵性,共铸一口清浊并济之剑的先例在,足以说明魔剑并不排斥与其他材料同铸。而五色晶元乃仙灵地界女娲神氛所采,本身并无质地趋向,使得三者能够协调为一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谢云书所要做的,便是将郢雪还复元神先天一炁,将元神一次双分,分别融入阴玥铁、阳玥铁,嵌入这一份神矿之中。在那之后,才是将五灵法阵内的诸多材料,一鼓作气添加到这口龙潭神器之上。

    念动顷刻,月无缺、李忆如眼中,只见银光清冽的郢雪一分而散,尽作无形元炁,灌入阴阳双玥铁之中。但看狱龙皇、帝龙王两道袖珍龙影,在两块玥铁表面一闪而过,彼此纠缠,阴阳交泰。紧接着,两块玥铁便当空一合,率先没入天火,却未即刻熔铸。

    目睹此景,谢云书心无旁骛,当机立断,将最重要的那块神矿,利落地以元神操纵,掷入皓如白金的明澈天火之中。

    要将之率先熔铸,谢云书便必须催动天火之威。

    霎时,随着谢云书一个意动,原本尚算宁静无波的天火,陡然炽热成炬,喷薄而发,顷刻间就烧掉了谢云书一半功力,方使得神矿快速熔化,从固定的材料,流淌成悬浮的铁水。

    但各种异质的铸材,想要完全合一,无疑需要经过多次的摩擦融汇。随之而来的痛苦,也被谢云书元神所共感,传导回身躯之中,深入骨髓的剧痛,仿佛五内俱焚,躯体撕裂,内外交逼!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这种铸造之法?”

    纵是仅是刚刚开始,月无缺亦看出了此间不妙:“添加的铸材越多,天火要求的损耗便越重。早知如此,就该舍弃部分。”

    李忆如睁大眼睛,非常关切地沉疑发问:“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简单的比方。想用天火做到什么,就要承受怎样的代价。如果只是用阴阳玥铁铸剑,神州的一些神铸巧匠也能做到。那天火的反噬可谓微乎其微。但现在,这一块神铁下去,已经差不多到了谢云书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月无缺收起了神醉烟斗,目露凝光道:“别看他如今只损耗了一半功力,这块神矿都尚未拟定成型。等到剑胚完成,持续烧尽他的功力。那个时候,才是一切艰难之始。”

    仅仅只是神矿定型,便足以让谢云书毕尽全力。而阴阳玥铁,与五大铸材根本都还没派上用场,可想而知后续的天火焚身,将是何等的猛烈煊赫。

    但到了这个时候,开始都已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