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守夜人之怒!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麻山康养医院上空,洪涛深吸一口气,直接从直升飞机上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到了下方战斗的双方。

    根据之前的经历,可以肯定那个满身花纹的神秘人,就是守夜人!

    现在他要和这名昆城的守护者并肩作战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下方猛然光芒一闪,一个无形的能量场浮现,仿佛被一个罩子罩在其中!

    洪涛“嘭”的一声撞在这能量场之上,随后一路翻滚滑落到地上,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能量罩和里面的血红色雾气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进去,守夜人,连同那上万名民众,都已经被笼罩在了里面!

    “爆破组,给我轰开!”

    守夜人需要支援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钱达尔被李凡说得一愣,随后笑道:

    “不错,你的嘴很硬,被深渊吞噬之后,或许还能留下一张嘴……可悲的凡人,你根本不知道深渊意味着什么……生命起源之地的力量,将供我驱使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地面上的一片头颅突然张口开始吟唱,那声音怪异扭曲,让人忍不住扭曲自己的身体,直至死亡。

    钱达尔的巨型蠕虫身躯再次变化,只是这一次却是在收缩,仿佛那些蠕虫都被挤压到了一起,甚至能听到爆浆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巨型蠕虫转眼间已经缩小到了两三米大小,长出怪异的四肢,像是一个拥有腿脚的虫子,同时散发出比刚才更加强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望上一眼,就让人有一种疯狂的感觉,仿佛自己的眼中已经爬满了蠕虫。

    围住李凡的十几名觉醒者,此时同样开始变化,他们的头颅开始向蠕虫的形态伸缩,身体表面探出一条条肋骨和其他血肉组成的新鲜足肢。

    已经越来越不像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却并没有丝毫惊恐,而是感受着源源不断涌来的更强力量,发出疯狂的嚎叫。

    他们的理性已经被彻底扭曲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眼前这个可笑的守夜人已经变成了一块肥美的糕点,等待他们的分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眼前满身血色花纹的男子突然轻笑一声,随后全身的精神力威压猛然消失,紧接着那些花纹都变得暗淡。

    他的模样,从一个中年男子变成了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给人的感觉完全是一个只穿着内裤的普通人,不过身上似乎还有一个淡淡的白色虚影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年轻人,柳红橘突然伸出两条新长出的手臂,指向眼前的年轻人,讶然道:

    “守夜人竟然是你!?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眼前的年轻人已经做了一个在虚空中拽出什么东西的动作,全身的气势猛然一变,身形也瞬间高大挺拔,甚至五官都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,他已经出现在柳红橘的面前,手中挥起一柄森白骨剑,猛然斩落!

    “欺君者,当斩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柳红橘已经被一剑从头到脚劈成了两片!

    柳红橘的两半身体暂时还没有落地,眼神中闪过不过如此的神情,她已经识破了对方的身份,哪怕这个守夜人逃过了这次,也难以摆脱生命科学基金会的追杀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要恢复躯体,继续……

    不对,这柄剑……这柄剑是她的脊骨!

    柳红橘的思绪到这里猛然一断,原本正在坠落的两片身躯,瞬间变成了无数的碎块,每一块都是一厘米边长的均匀立方体。

    紧接着这些一立方厘米的血肉再次分裂,变成了只有一立方毫米的肉粒,随后再次分裂,直至组成躯体的生命蠕虫全都变成碎屑!

    柳红橘,彻底死去!

    剩下的十几名觉醒者此时刚刚冲到无面人身前十几米,那满身纹身的墨西哥大胡子觉醒者在手臂上猛然一拍,两头巨狼精神体已经钻出。

    无面人将手中骨剑一指,威严道:

    “欺君者,当受炮烙!”

    墨西哥大胡子身形一滞,身后突然浮现出一根赤红色的青铜柱虚影,燃烧着熊熊火焰,一道道锁链将他捆在这青铜柱之上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——”凄厉的惨叫声传来,大胡子全身上下都被精神力火焰笼罩,以至于引燃了他的躯体,开始烧灼他体内的每一条生命蠕虫!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一名人高马大全身肌肉的黑人觉醒者狂吼一声,变异的身体闪耀着黑曜石般的光泽,双拳展开,朝李凡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凡长剑挥动,瞬间斩下他的双臂,同时左手抬起,指向另个冲上来的手持双刀的白人觉醒者,森然道:

    “谋逆者,当凌迟!”

    手持双刀的觉醒者突然被一股精神力组成的狂风包裹,这风比他手中的刀还要锐利,瞬间将他的皮肤全部剥下,紧接着是肌肉和脂肪内脏。

    血肉撕成一丝一缕,随后将他的骨骼连同体内的生命蠕虫通通撕成了碎片!

    这凄厉恐怖的一幕让那双臂断开的觉醒者心中恐惧,刚要转身逃离,一个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已经在身后响起:

    “面君不敬,当受醢!”

    立刻,断臂觉醒者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瞬间遭受了无数利刃的劈砍,全身上下转瞬已经变成了一滩肉酱。

    连同体内的生命蠕虫,凌空破碎,只剩一个赤红的人形在半空滞留!

    周围的觉醒者此时还没来得及反应,仍然在向李凡扑来。

    他在一具具或是破碎,或是被烧成灰烬,或是只剩骨架的身躯之中,闲庭信步,保持着帝王的威严,向钱达尔走去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就是一个觉醒者的身躯碎裂。

    成为肉酱肉屑肉丝,或是烧成灰烬化为白骨烟尘。

    那些来自于古代的残忍而恐怖的刑罚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